茶 道

蔡澜:

陆羽写《茶经》,常听人说日本还是保留书中所述传统,而中国人自己却完全遗忘,实在是可惜的事。 
我有另一套见解:太过繁复的细节,并非一般人民能够接受,喝茶本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,理应随意。一随意,禅味即生,才是真正的茶道。 
沏茶的功夫,我只限于潮州式,再复杂,我绝对不肯做。 
日本有了茶道,本来是中国东西,给他们抢去,我们非弄出自己的茶道来不可。所以被日本统治过六十年的台湾人心有不甘,自创出所谓的台湾功夫茶来。 
他们喝茶,先要倒入一个叫做「公道杯」的容器,再分别注入小杯。第一杯当然不喝,倒掉之后,主人强迫你把杯子拿去闻闻,大家只有把鼻子凑近杯中大...

咸魚Henry:

Macau Snapshot. (4P)

咸魚Henry:

【日落桥溪村】 摄于梅州.

咸魚Henry:

Catch the Sunshine.

猫舍:

KAZMA消失了:

37# 一只猫的肖像画

Luna_Atlantis:

【厦门.记忆II】

摄影/后期@Luna_Atlantis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tlantis0428

厦门偶遇这间收藏古董家具的杂货小店。好像一下穿越到中世纪的欧洲,相信这里的小物都是店主从世界各地寻找收购回来,安静下来和它们对视,仿佛能听见细语讲述着一些古老的故事。

咸魚Henry:

我瞪...

咸魚Henry:

索菲亚雪夜.

咸魚Henry:

愿阳光洒满2014,一些小花儿小草儿,祝大家新年快乐~

咸魚Henry:

平凡的一个小村庄,却因为壮观的黄昏和夕阳变得不那么平凡。 

摄于梅州. 

500PX:http://500px.com/photo/59752052

转载自:Lxixi

kyky是只猫:

2013.12.21 o( ̄ヘ ̄o#) (Schmincke Akademie 24, Daler Rowney 300g

咸魚Henry:

street in Macau.

猫舍:

SOLO的记忆碎片:

DAY.102

偶是大老虎!!!

猫舍:

睿子:

你无奈的看着

我知道,你很想找小伙伴玩耍

油麻地

蔡澜:

「无端端跑去油麻地干甚么?」友人问。 
没有目的到各地走走,是我的习惯,也不能说无端端,也许能发现一些新食肆呢? 
油麻地的大街小巷,我都很熟悉。以前长居外国时,经过香港就被安排入住「富都酒店」,工作之余好奇到处钻,是件乐事。 
早年前茶餐厅林立的后街,有一家打着大招牌,卖十块钱一碗云吞面,写着「大大碗」。
对面的两间已卖八块,一家写着「好大碗」,另一家说「特大碗」。 
这么恶性循环减价下去,不是办法,只是看谁先执笠而已。 
「亚龙」咖喱很正宗,还是生意滔滔。过去几间又开了一家甚么咖喱的,另外有土生土长的印度人出来抢生意,还有尼泊尔人呢,也...

白日梦♥喵星人:

0011.又是一首听一遍脑内循环三天的曲子~绝色绝色~

哇~

心心日本最前线:

为什么,札幌圣诞最美~

真心困屎了。。。

意匠:

哎呦,困屎啦。(pic:ip5)

Cocu:

USA. Chicago. Foster lighthouse. 2013.

Cocu:

USA. Chicago. Foster beach. 2013.

猫舍:

Xpanda:

每天走过同样的路,可是我们未必认识彼此。

大可玩单反:

切斯特教堂,布里斯托尔大学,爱丁堡城堡

鹿菏:

月令花事

猫舍:

無言歌:

黑暗中的舞者

若鹏:

广州六二三路,8开,水彩。

前日有人买我的画,但因画稿本身就是小尺寸,结果还是要再画一回大的,又不一定比第一张好,唉,4开又一定要裱好掠干隔天画,平时只能8开8开这个尺寸,怕麻烦结果有钱也赚不到啊。

2013-12-9雾霾天,躲在大学路的猫空。。。